当前位置:主页 > 金钱树论坛四肖 >

花卉草坪种子市场几被国外品种占领粮食蔬菜种子研发遭外企技术垄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5-11   

  正在陕西省西安市举行的世界园艺博览会,无疑是今年“五一”假期的最大亮点花团锦簇、绿草相映,将这个暮春打扮得分外娇艳。然而,《法制日报》记者于5月1日赶赴西安园艺博览会调查时发现,在赏心悦目之余,一个现实亟待正视朵朵奇葩的种子多源自国外,真正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花草种子少之又少。

  “我们的花都是从上海运过来的,品种很多。”上海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些花大多都是从国外引进的品种,引进之后在国内进行培育。在花卉的一代品种中,从国外引进的占大多数。

  世园会山西馆的工作人员在介绍山西馆展览花卉的特色之余,对记者说,参展单位一般都是买已经培育好的花苗,拉到展馆之后再养育。因为花卉的种子很多都是国外的,引入国内后需要很多特殊条件和设施才能培育出苗。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西安市万寿路附近的西光花卉市场,由于花卉市场的部分店铺正在进行拆建,略显冷清。

  “我这里都是进口的花种。”在一家名为“捷怡园艺”的花卉种子专卖店里,老板递给记者一张价目表和一本宣传册,向记者介绍说,进口的花种品种多、开花时间长、质量好,但是培育起来需要一定的条件。目前国内一般大型花卉养殖商都用国外的品种,零星的小商贩则是购买国内培育的第二代、第三代花种。

  尽管在花卉种子市场上,国外品种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市场,但也不乏一些我国自主研发的科技成果。世园会西北农业生态科技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法制日报》记者说,西北农业生态科技馆的所有花卉品种都是自主研发的科技成果。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花卉的种子多是由国外引进外,目前国内的绿草种子也以国外品种为主。

  在西光花卉市场东门附近的一家种子店里,女老板告诉记者,如果要采购足球场的绿草坪种子,只有国外的种子。

  “国外的高羊茅销得很好。”女老板向记者推荐说,目前国内草种的质量不能保障,买的人比较少,所以他们店里只经营国外的草种。

  “国外的种子,销量好,买的人多。”在一家经营克劳沃草种的店里,男销售员对记者说。

  安徽农业大学园艺学院副教授张水明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确实存在这种情况。草坪种子市场大都是从国外引进的产品,因为我国对此的资金投入太少,研发力度不够,致使我国的技术与国外产品的技术相比,有所欠缺。

  世园会西部草种基地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我国也有一些草种基地,但是草种销售不畅,受进口种子的冲击比较严重。

  “草种基地项目配套资金的落实还有些困难,尤其是基地建成后,项目维持经营费用较难落实,加上目前国内的种子版权保护并不完善,影响了自主研发的效率。”这名工作人员说。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园艺学院教授程智慧认为,国外种子之所以占据我国市场很大的份额,因为在技术研发和推广方式上有优势。

  “我国许多都是小户种植,不论是在生产模式还是在推广宣传力度上都不如国外。同时,科研研发的力度也不如国外。”程智慧说。

  花卉、草坪种子市场多被国外品种占领,那么粮食、蔬菜种子市场的情况如何?《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粮食、蔬菜等农用种子市场上,我国自主研发的种子受到农民的追捧。

  “大部分粮食、蔬菜的种子都是国产的,卖的也非常好。”位于北京市海淀区马家沟附近的北京市北方种业交易市场内的北京硕源种子有限公司的销售员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一家名为“绿东方种子”的种子店老板告诉记者,粮食、蔬菜种子大部分都是国产的,但也有一些蔬菜品种,是国外的种子卖的比较好。

  “比如像春白菜、番茄、耐热香菜等蔬菜,都是国外的种子卖的比较好。但是从我们店的销售情况看,大部分顾客还是购买国内的种子,这与国外种子的价格比较高有关系。就像番茄的种子,国内种子的价格是5克30元左右,一克种子一般是200多粒,这算是比较好的种子。但是,国外的番茄种子就比较贵,一般是按粒卖,一粒种子的价格在3角钱以上,还有抗病毒的品种能卖到1元钱一粒。”这名店老板说,一般来说,国外的种子抗病性比较好,而且有的确实是有自己的一些技术。不过,国内的种子现在也有一些是很不错的,比如中国农业科学院的甘蓝,有自己独特的技术,因此价格好像比国外的种子还要贵。

  尽管在粮食、蔬菜种子市场上,并没有出现被国外种子占领的情况,但北方种业交易市场的绿金蓝种苗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国外种子企业存在技术上的垄断。

  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许多农户对自己的产品、技术没有保护意识,随随便便就把种植方法告诉别人了,对自己的种植特点完全没有防范。结果人家学到后,回去研究,最后再把从咱们这儿学到的东西加进去,研发出新种子后,再高价卖回农户手中。而国外的种子企业一般不会把自己的技术告知别人,必须买他的种子。

  “外资种子企业通过与国内大学、科研机构共建实验室,出钱获取我国的研究成果和种子资源;通过向许多国家申请植物种子及栽培、检测方法的国际专利来制约国内种子企业和科研机构的技术创新。这样一来,外资种子企业实质上垄断了野生物种及其他遗传资源,它们通过对植物种源的控制来逐步占据中国种子市场。”北京知识产权律师范亚光对《法制日报》记者说,这种方式势必会影响我国农业种子市场的健康发展,知识产权保护法规及其执行亟待完善。来源法制网——法制日报)